梁鳳蓮:風荷人語.別樣的廣州人


來源:民進廣州市委會 作者: 編輯時間:2019-06-17

 

  廣州的季節,就這么調配出自己的格調,生成了自成一格的景致。讓人感覺時光的流變不那么觸目,時間的消逝也不那么生硬。連季節的變更都是一派淡定從容、溫情脈脈。

 

  心性 淡定

  季節的安穩讓廣州的四季輪換變得不緊不慢,春夏秋冬的表情在相互禮讓的側身中,混同得一派朦朧,含糊得似乎沒有邊界,沒有極致與清晰,夏陽秋曬。春雨冬揚,一天可以有幾種不同的溫度。一周可以經歷從夏熱的暢游中跌落冬寒的冰冷里。

  然而,造物坦然,一年四季,樹如常綠著,花如常開著。城里的景觀中,只見滿目蔥蘢.。一派蔭翳。只有那不同節令招搖的花朵,像紫薇是眷夏開花,而紫荊是秋冬綻放,提醒著四季輪轉,時間不知不覺挪動了位置。可城里的綠樹紅花.依然保持著恬靜和耐心的微笑,如一種融入習慣里的禮儀,動靜作派莊穩恒定、溫馨潛行。

  由氣候及人,由地理生態及人,人都是環境的產物,

  如此一來,對心性的成形暗示,就變得不會大轟大烈,而是不徐不疾了,活著的日子就從容得多。濕冷與酷熱。繁盛與瑟蕭,不過是太可忽略的轉換而已,如同得與失、寵與辱,也不過是所謂的歡喜憂戚而已。而節令就這么波瀾不驚地滑動著,外面的世界飛雪寒凝,而城里卻秋暖清爽,外面的春天草木萌動,而城里卻是落葉融金。

  廣州的季節,就這么調配出自己的格調,生成了自成—格的景致。讓人感覺時光的流變不那么觸目,時間的消逝也不那么生硬。連季節的變更都是一派淡定從容、溫情脈脈。

  由日子而情性。就這么慢慢地,不顯山露水地,一代人就長大了。一代人的半輩子,或者又—代人的大半輩子,就這么施施然過去了,廣州的季節從來沒有“相煎何太急”那種催逼,而是陪著人一點一點地過、一點一點地度。如是,人的心性就寬容謙讓得灑脫,而不沾不滯了。以不變應萬變,兜兜轉轉,從濃到淡,從淡到濃。廣州人所嗜好的一壺茶。就是這種心性最好韻詮釋。

  一壺從早到晚的廣州茶,沖、澆、泡、品,甘澀留頰,回味有加,在平常的時日里,這種狀態何嘗不是謀生的經典,普通人的營生,,向來都是如此這般的平和沖淡。

  這是一種廣式的淡定,淡定成了粵人的心性,這心性里有著坦坦然過日子悟出來稟性,幾近是有著那么些哲學的況味的。

 

  心境 捧好

  就這樣,氣候與心性千百年來熏陶了粵人的心境。一嶺之南,天遙地偏,生而為人t既是父母的福賜,不也是天地的恩賞。祖宗傳承下來的心照不宣,山高皇帝遠,先把日子過好、過下去吧,這該是為人一趟最為本份實在的囑托呢。如此一來,這乍隱乍現的悟性,.似乎就日積月累成雷打不動的生存智慧了。

  把日子捧在手里的心情,就如同把一束花雙手隆重地握好,捧回家去的心境。

  粵人好花,喜好買花插花,千年風俗,流轉成一種慣勢,—種怡養時日的嗜好。菜市場的檔口里,:店鋪柜臺的水桶中,或是人行道的單車電瓶車的后座上。或是麥當勞、肯德基的樓梯邊,都有一個男女老少不分年齡性別的賣花人,也不論什么中西同好的節日。花竟然成了廣州人的日常消費品,這樣不經意的風雅讓人心生竊喜。而這.樣的雅俗混搭越發讓人賞心悅目,自己給自己買花插花,為自己的開花的心情,為那些屬于自己的城里生活買花。這花開的世界繽紛的美麗,何曾辜負過眾生啊,只要你滿心歡喜地把花捧回家。

  要是游逛到老城區的大南路的一溜花店,或是芳村的花卉批發市場,滿眼繽紛,連空氣中都游弋著花朵的芳香。偌大的城市,花城之名實至名歸,甚至城中村擠挨的窄巷子口、村落里的圩市里。都有賣花買花人。哪座城市有這般全民共賞共識的喜好呢?又有哪座城市的抒情,能把一年三百六十多天的時日全都留給以花為媒、用花揮灑。

  年節的氣息,是隨著花香舞動的身姿而漸漸變濃的。

  至此,普市同慶的盛大的嘉年華如期而來,這是廣州人把一年到頭不動聲色的浪漫,來了一次全民總動員的激情上演。逛花街行好運,買鮮花桔果回家擺放,這是迎新春的習俗,亦是過新年的慣例。熱鬧喜慶的歡喜,終于從一捧花。一盆金桔的迎接中噴濺出來了。

  粵人的浪漫,,不在乎造型與作態,只在意用心和誠意,從內心流淌出來的喜好,就成全了花開富貴百年風雅的禮俗了。每逢年節,就奔跑而來,撞人一個滿懷,給每個人。給所有人一個結結實實的擁抱,再塞上—捧花。讓人把日子像對待花一樣地捧回家,找個好的方位擺放好,天天用溫情的目光問候撫摸,清水清養,天天供奉著過好日子的心境。

  粵式的浪漫是什么呢?花花世界,恍若菩提。晨昏流轉,花在菜欄、在路邊,被一雙雙質樸歡喜的眼睛擺放在零碎日常的角角落落里。

  誰家里沒有幾個花瓶之類的容器哦。無論器皿如何,供奉之心滿滿地溢到了瓶口,然后就靜悄悄地開著,無心有意地滿足著,這日子從來不缺美好。這是一種粵式的情趣,進而成了一種粵味的審美。

 

  風生 水起

  廣州城貌腰佩玉帶,珠江繞城而過,而河涌直流要么環島相擁,要么一路纏繞。

  于是,那先輩流傳的俗例,便成了居停過日的要律了。

  風水風水,水易生風,風易潤水。物候相適,人杰地靈。天時地利的亞熱帶物候,選擇了廣州人的臨水而居。河汊縱橫,河網交織。湖涌在城里撒歡,有水則靈的城市何處不宜居停生息。

  這風水,不僅是一方水土的堪輿,亦是唯物的理性選擇,是與自然氣候達成相知相遇的默契,是彼此伸手相握時的會心會意。

  臨水而居成亍祖傳的宜居宜停的秘笈,亦流傳成時尚風情。風調水順,日子豐盈,這民間的意頭與講究,競演繹為一種虔誠與信賴。有意無意的,有條件的都在自家的地盤里。做一點擺設,或是一種供奉,盤景流水,傍水生風,寄寓風生水起。粵人的信奉。實在到用來求神祈福,庇護保佑,諸如此類的條規教義,抵不過眼見為實的起效。

  粵式的浪漫顯然還是離不開這些實惠的,臨水風情,講意頭禮數的節慶,比如三月賞梅、五月踏青、八月拜月、九月登高、十月賞菊,諸如此類,年年歲歲不同,月月禮俗輪回,雖沒有明顯的氣候區別,卻有著應時應景的抒情。

  南風一直和這座城市結緣。春天的南風飽滿,冬季的南風亦是潤澤深情。所以廣州人的禮儀如同季節的饋贈,講究的是手信,用禮輕情更重的表達,手信二字就是足夠的誠意了。

  這誠意蔓延到信奉里,就是逢廟必進、遇神必拜,不拘門戶,但求心誠則靈。于是乎。偌大的廣州城,福地甚多,寺廟教堂甚多,拜神祈愿,香必鼎盛,禮拜聲聲,都是為了還心愿、傳心意,直白得明了,亦清爽得無掛無礙,有緣就隨緣,有禮就還禮吧。

  順應的還是天人合一的定律,有因有果,風生必水起,水起必風生。大自然不負蒼生,眾生亦須不負一已之心 。

香港赛马会标志